T博客系列:我不是個虎媽

我不是個虎媽,也從來不想當個虎媽 不過來到香港,我是被逼的。真的。

在香港生活,有很多東西是要跟別人搶的:工作、房子和小巴位子。 遲疑一步,馬上被人搶走。不過孩子的學籍搶不來,這完全要憑個人本事。

孩子到了就學年齡,我和老公認真思考他的教育問題。 我們先讓他就讀離家近的幼兒園。原本擔心他一點廣東話都不會聽,沒想到小毛頭適應能力超強。三個月後已經可以聽懂老師的指示,六個月後可以跟同學流利對談。但是等孩子大了些,我們決定為他申請一所頗具盛名的雙語(普通話/英文)的幼稚園。這時候,才是入學面試噩夢的開始。

到了交報名單的日子,老公慎重地宣布,「我明天要早上七點鐘去學校門口排隊交報名表格」。「蛤?七點?你不用上班嗎?」老公十分認真地說,「就跟老闆講一聲,晚點到就好了!」 看著老公在浴室刷牙準備早早就寢的背影,這個男人每天規律的上班,自我要求嚴謹,也從不遲到早退,這下子為了兒子的升學問題屈服,這不是真愛的表現,then I don’t know what is。

交完了報名表,我們收到了學校通知,告知我們入學面試的日期。不過在那之前,已經聞聽很多小朋友面試時故事,有些小朋友超不配合,連走進教室都不肯,有些一進去就哭,有些連話都不肯說一句。 當然這樣的表現都無法成功入學。

隔天,老公興高彩烈地拿著一個課程表給我看,「你看,面試補習課,這個課可以教小朋友如何在面試的時候回答問題,我們讓寶寶去上,好嗎?」 WHAT? 你的意思是,我不僅要讓一個小朋友在三歲的時候,正經八百的讓老師用十五分鐘的時間,去評估他是否適合入學就讀,現在還有課程讓小朋友補習「如何在面試的時候表現一百分?」 「不是你瘋了,就是這個社會瘋了」我心想。

我能做最多的,也只是在面試當天,幫孩子打扮整齊,梳好頭髮。 「寶寶,老師等下問你問題,你就好好回答,你如果乖乖的,媽媽等下給你吃冰淇淋,okay?」這是我的最佳策略。

通過停車場進入學校,五層樓高的大樓,中間是一個運動場,像是被包圍在四周矗立絕壁的峽谷裡。放眼望去,第一眼看到的是每一層教室的白色燈管,隱隱的從脫漆的綠色欄杆透出微亮,裡頭配上小木椅跟小木桌。

「天啊,這是大家擠破頭要念的學校嗎?」我心想

低聲的跟老公說「你不覺得這裡很像監獄嗎?」

「噓,小聲點,別人會聽到啦」穿著西裝筆挺的老公一臉嚴肅地回我。

所有家長跟小朋友先是在一個房間等候叫名,被叫到的時候,在進入另一個房間跟一位老師面試。 被叫進去的那一刻,我開始緊張了

一位操著標準京片子的老師請我們在小椅子小桌子前坐下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老師面無表情地說。

孩子看著坐在他對面的老師。

老師又問了一次。

「寶寶,快點,跟老師講你的名字。」我忍不住插嘴。

「讓他自己講吧」老師不客氣地說。

三十秒的沈默過後。 「Maxwell」

這小鬼終於開了金口。

不過那只是整個面試他唯一答對的問題

老師指著書上紅色蘋果問「這是什麼顏色?」 小孩毫不考慮的說「綠色!」

老師追問,「你確定嗎?」 他點頭如搗蒜。

我跟老公互望一眼,我們終究還是跟這個像監獄的學校無緣。 之後,孩子大了些,他繼續參加其他學校的入學面試。我也再沒有機會進去教室,觀察整個面試的過程。可是或許我的冰淇淋策略成功,孩子也申請到一間我們喜歡的學校。只是,讓學校選擇就讀的小朋友,而不是讓小朋友選擇適合他的學校,是整個教育體制的悲哀。

http://news.tvbs.com.tw/entry/561614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